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绘画
他们去看电影
发布时间:2019-07-09
 

从前武义县城还没有电影院的时候,棉纺厂的小伙子要为看电影发愁,因为谈恋爱少不了电影。


有时候电影放映队会来,那种操场上的露天电影人山人海,放的多是战争片,只要屏幕上出现“冲啊”,全场都跟着喊“冲啊”,所有人的身子都向前倾,差点要跑到幕布里去,那场面太热烈了。可惜谈恋爱不需要冲锋陷阵。如果一男一女同时出现在操场上,那说明他们的恋爱关系已经公开了,可见电影的露天方式不利于地下恋情的发展。


虽说武义县城还没有像样的电影院,但是年轻人很快就打听到邻县永康就有一座新建的电影院,宽银幕。他们想尽办法要去永康看电影,怎么去?当然是骑自行车去。


自行车,分“公车”和“私车”,车牌上方有块铁皮,上面有字:白底红字为“公”;白底黑字为“私”。寻常百姓家拥有一辆“私车”的可能性极小,在露天电影的年代里,自行车还是奢侈品。还好棉纺厂有上千人,自行车又是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当然就拥有数量可观的公车了。


公车私用本不允许,但为解决适龄青年的终身大事,管公车的人网开一面,允许晚上借用公车,公车只能晚上借,因为天黑了看不见。


想想自行车后座上那娇羞可爱的女友,一身洁白或粉红的确良衬衫,即使回来的路上夜已深,但你情我侬月儿朦胧,两人同披一身月光,也是无比浪漫。几场电影看下来,恋爱就顺风顺水成了。


自从永康县城有了电影院,从棉纺厂骑车出发去看电影的队伍渐渐庞大,他们成双成对,浩浩荡荡,下了班收拾干净的都是准备出发去永康的。听说有一回骑行的路上,有人把池塘看成了月光下平静的水泥路面,连人带车一头栽了进去,一男一女同时落水。这个插曲是车队中的一员说的,我怀疑落水的就是他自己,他不但落水,还审时度势,将剧情扭转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否则不可能落水后没多久他们就成婚了。当我提出疑问时,他打死也不肯承认,我想找他的新娘问问,一直没找着机会。


浩浩荡荡的自行车队骑进永康县城的时候,最光荣的就属我爷爷。电影院就在爷爷家的马路对面,棉纺厂的年轻人都把自行车停在爷爷家门口,托付给爷爷看管。爷爷从前是一名制伞的手工艺人,他很注重细节,姑娘小伙们都去看电影了,爷爷就将所有的自行车按序摆放整齐,龙头方向一致,所有的铃铛平行,一眼望去像卖自行车的。一排自行车守卫着爷爷的家园,也像是爷爷坐拥了一个自行车王国。


后来我听二叔说,只要那天是看电影的日子,大半个县城的人都会聚集到爷爷家门口看自行车王国。我觉得他说的有点夸张,大半个县城的人都赶来了,想必自行车在永康就是极稀罕的了。


街坊邻居跑来参观我是相信的。那年三叔结婚,借了几辆自行车,邻居们都来看了,我以为他们是来看新娘的,原来他们是来看自行车的,他们管自行车叫“脚踏车”。他们不关心新娘长啥模样,只管接新娘的脚踏车里有没有“凤凰”和“永久”。“凤凰”和“永久”都是最著名的自行车品牌。


自行车称为“脚踏车”倒还说得过去,毕竟那是脚踩的,让人想不明白的是缝纫机,明明哪也去不了却被称为“洋车”,最著名的“洋车”是“蜜蜂”“蝴蝶”和“西湖”。


    当年骑车到永康看过电影的,后来一对对几乎都成婚了,结婚的时候他们都用攒下的钱为自己置办了一辆“洋车”。“洋车”的“车头”上蜜蜂蝴蝶成双成对,翩翩起舞,就像当年看电影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