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生活
鱼中之人
发布时间:2019-06-04
 

在茫茫昆仑山上空,鹰的眼睛也望不到的地方,有一片浩渺的大海,叫少水。水里生活着一群大鱼。大鱼们世世代代在此生活,不知过了几多春秋。少水广阔无边,深不见底。大鱼们饥餐“无知”果、渴饮“不问”泉,生活的自由自在。

一天,一只大鱼游啊游,游到了它的祖先从来没有涉足过的地方,它靠了岸,发现岸边是一片森林,傍水的空地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大鱼凑到跟前看到——一团肉上面有四个像是鱼鳍一样的东西伸向不同的方向,肉的顶上有七个孔,藏在白花花的一团毛发里。大鱼且叫称它“不明生物I”。不明生物I见了大鱼很是吓了一跳,跌翻在地,打翻了水。大鱼游了好久甚是口渴,于是凑上前去沾湿了鱼唇。少顷,大鱼发现它可以听懂不明生物I的“话语”了(当然“话语”这个词是它后开知道的)。

不明生物I自称庄周,生活在“中原”,和其他“人”一起正在创造“文明”……大鱼甚觉有趣,便同庄周生活了一段时日。

过了一月,大鱼该回去了。

“庄周,我应该自称什么?”

“鲲”,庄周思索良久后应道。然后一拍脑门,冲到书桌前提笔就写。

大鱼知道他写文章时不喜被打扰,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回到少水,见到了昔日一起游玩的朋友们,大鱼迫不及待地想要讲出自己的见闻。讲完后,其他大鱼并没有追问或是表现出一丝兴味。大鱼很失落。趴在一块孤岛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少水荡漾,鱼儿嬉戏。

大鱼群里最古怪的那只大鱼看到了它,游了过来。

“孩子,你怎么了?”

“我突然发现我不再是一只大鱼——我有了自己的名,而且从前让我感到快乐的事情我失去了兴致、从前要好的伙伴变得陌生、无知果填不了我腹中饥饿、不问泉解不了我口中干渴。”

“你见过人类”,那只古怪大鱼肯定地说。

“你怎么会知道?!”

“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年少的时候,我曾背着其他大鱼游去了东海。东海边上有一座不周山,山上靠着一位女子。她拿着一根藤条,甩到水里,然后蘸些沙土再甩向不周山。如此往复,乐此不疲。过了不知道多久,她终于累了,不自觉地呼出了一大口气。神奇的是,那些泥点经过吹拂,竟都站了起来,成了人。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地围在她身边。久了她觉得烦躁,伸手拨拉了几下,那些人被分散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后开又过了许多年,有几个自称是得道仙人的人找到了不周山,寻访始祖。她提前得知,觉得烦躁,自己寻了另一座山藏了起来,叫我驮起了不周山去了东海以东的地方。”

“唉,当一只大鱼真不好,每一天的生活都和之前或之后的很多天一摸一样。”

“所以你想成为人?”

“大鱼也可以成为人吗?”

“当然。那时候我把仙人驮走后,仙人们听了我的见闻甚至欣喜,想让我也变成人跟他们学艺成仙。我没有答应,他们于是教给了我一个变成人的方法。”

“快教教我!我再也不想这么一天天活下去了。”

“要想成为人,你必须要舍弃现在你拥有的一些东西。”

“我都可以舍弃!”

“好!要想成为人,你首先要有人的形状。舍弃你的鳍和尾换双手双脚;抹掉作为大鱼的所有记忆换一颗人脑;还要用你庞大的身躯换人的五官、经脉和五脏六腑。做完这些你才只是成为了人,而要成为人中之人,你还要放弃在少水里这种轻易能得到的欢乐和自在换取人优良的品质;放弃你在这环境里养成的天真无争换取学识和才干”,说完,古怪大鱼投来犀利的注视。

“我还是想要成为人,而且我要成为人中之人!”大鱼坚定道。

岁月继续流转,不知经历了几番春秋。和煦的春光在鸟儿的啼鸣中溜进了一所知名学府的一间教室。讲台前老教授结束了一大早的课程,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已经渐渐熟悉的那个声音又开始在耳边低语,“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又来了”,教授心里想,嘴角绽开一个笑容,慢慢陷入沉睡。

p.s大作文原本想写议论文,奈何能想到的论据不多,凑不够800字左右。于是决定下笔写一篇“大杂烩”,倒是在匆忙写作时乐得笑出了声来。前段时间读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咂摸到了一些趣味,所以此篇文章有些部分模仿了先生的文风。本想在考完后立刻记录下来,但迟迟未能动笔。今晚趁着四周静寂,匆忙记录下来。时隔好几天有些内容已记不清,也对当时不合理的内容也做了改进、增删。

仅以此文记录我的考*经历。

                          2019-01-03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