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众测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图解复仇故事之《半泽直树》(十三)
发布时间:2019-07-08
 

本是法务部的明日之星,一夕之间,所有的前途全都葬送了。

时枝没有半泽的个性,也没有半泽的运气。

但终究是意难平,可也只能打砸桌椅发泄。

如果要比较银行规模,白水银行完全不能和东京中央银行相比,没道理白水能看破,东京中央银行却看不破。

渡真利的人脉又一次发挥了作用。

半泽上门找京桥分行的负责人,自然是全都推卸责任。

从京桥银行无功而返,半泽出门时却意外遇到了近藤。

近藤从整个人的状态就能察觉到现在的工作状况。

近藤现在的公司田宫电机合作的正是京桥分行,近藤一直小心翼翼的乞求贷款。

但京桥分行课长代理古田不但不批贷款,反而恶意的嘲讽。

近藤本就患过精神方面的疾病,如今工作环境压抑,屡次碰壁,精神压力到达临界,差一点又要犯病了。

为了转移注意力,近藤不停的背诵着周围的数字以缓解压力。

一个男人正在开密码锁。

终于,近藤勉强放松了下来,暂时遏制了崩溃的心理。

躲过了银行的嘲讽,回到公司,近藤还要面对田宫社长的压力。

明明是自己对工作不负责,却还理所应当的责怪近藤,把任务和责任都推到近藤的身上。

田宫电机规模并不大,需要依赖东京中央银行的贷款生存,银行借此施加压力,把自己不想要的员工踢到这些有资金往来的公司去。

近藤作为银行职员,在这样的地方工作里外不是人。

名义上他是会计部长,但部门员工根本不把他当回事,一切都是以课长为首,理所应当的排挤他,甚至小职员都可以当众讽刺。

渡真利和半泽约油山见面,油山心里也很清楚他们所为何来。

自从半泽进了总部,小花又有新的家属圈要融入。

之前的大阪西分行规模小,人数不多,只有一个江岛夫人讨人厌而已。

现在进了总部,麻烦更大了,不光有总部圈,还专门分出了产业中央银行家属圈,因为都是中高层领导的夫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因为半泽业绩出众,在银行内部受到优待,所以小花才获准进入了夫人圈。

为了尽快挽回损失,半泽决定先想办法收回200亿。

但出乎意料的是,大和田却出头阻止了这一决定。

最终的决议是,不收回200亿,还得想办法通过金融厅检查。

在油山的指点下,半泽找到了昔日伊势岛银行的会计部长,如今的他竟然在废品厂干体力活。

白水银行能够逃脱贷款问题,不是因为多么有先见,而是因为事先告了密。

东京中央银行才是伊势岛酒店的首要合作银行,白水都知道的事,为何他们反而不知道?

听到半泽的说法,会计部长户越赫然大笑。

半泽没有想到,当初户越早就向银行告过密,结果被隐瞒,反而还被银行向酒店内部揭发了。

户越部长由此被排挤,被踢到了这里。

事到如今,古里当然不肯承认。

离开京桥分行,半泽竟然在门口遇见了汤浅社长。

更令半泽没想到的是,拜托半泽处理此事的,竟然是汤浅社长。

虽然半泽已经毫无印象,但实际上,两人早就见过,而且汤浅对半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数年前,汤浅作为酒店继承人,还在基层实习。

那时实习的酒店也濒临破产,半泽负责了酒店的重振案。

和一般银行家大不相同的态度,让汤浅自那时起就对半泽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本次伊势岛酒店遭遇危机,汤浅社长第一时间想起了半泽,并将希望寄托在半泽的身上。

身为酒店的继承人,汤浅对于家族的企业忧心忡忡,并有了全新的改革计划,并在努力的推进。

与汤浅社长的志气相投,令半泽萌发了全新的斗志。

内忧外患,酒店和银行此时也已经被绑到了一条船上。

近藤按照要求,准备好了所需的资料。

但古里仍然是一如既往的故意折磨他。

古里的一再刺激令近藤再也承受不了了。

尽管近藤拼命的念数字,但脑海中仿佛有一滴一滴的鲜血,黑得如浓稠的墨汁,一点点的滴下,占据着近藤的全部神思。

黑血越来越多,近藤就快要崩溃了。

身心已经到达了极限,近藤无处求援,无处发泄,瘫倒在银行外的大街上。

正在此时,本该来银行办事的半泽发现了他。

半泽带着近藤来到了两人常去的剑道馆,此时的近藤已经完全没有了斗志。

庆应大学毕业的近藤,原本也是万中挑一的人才,在大学时,也曾经对人生与未来充满期望。那时的他,尚未见证社会的黑暗,对未来充满信心,对投身社会充满斗志。

也许是被半泽的话所鼓舞,也许是真到了退无可退之处将触底反弹。

近藤终于爆发了,他将所有的怒气、怨气挥洒在剑道之上,终于爆发出曾经的豪气和勇气。

外皮酥脆,内心包裹甜蜜的红豆,酥在舌尖,甜到你心。

满88元包邮(偏远地区及北京除外)

喜欢的话,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小店

相关阅读